大韩航空往事:打拼富二代走了 暴戾富三代能走多远

沐鸣平台 2019年04月19日 17:51:51 阅读:52 评论:0

[摘要]这一家曾是韩国首富之家,这一家也是“怪兽家族”。

作者:权小星。

谈起“韩进集团”,许多中国人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不过,这家集团旗下的大韩航空、韩进重工、韩进海运等子公司,在业界为人所熟知。

韩进集团“第二代财阀继承人”赵亮镐也是大韩航空掌门人,引领韩进集团从一家普通的航空公司发家,成长为横跨陆、海、空的全球性运输公司。

然而,随着赵亮镐4月8日在美国洛杉矶病逝,其家族多年来不断爆出的偷税、对员工施暴、坚果返航案、泼水门等丑闻也尘埃落定,但丑行频出的赵亮镐妻子和子女更失去了光环庇佑,赵家“富三代”的路能走多远?。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回顾赵亮镐的一生,无论是功还是过都十分明显。没有他无法想象,韩国的航空产业将走向何处,同时也正是他,让韩国民众惊觉财阀的家属是如此“高高在上”。

子承父业。

赵亮镐出生于1949年的韩国仁川市,是韩进集团创始人赵重勋的长子。彼时正是韩国社会的混乱时期。

赵亮镐的家乡仁川市是韩国第二大港口城市,因为地理位置接近首尔及中国山东半岛,很早以来便是韩国物流产业的发祥地。

故事还要从1945年说起。作为韩国企业家的传奇,这一年,25岁的“小镇青年”赵重勋买了辆二手卡车,成立“韩进商社”搞运输,最终成为韩国首富——当然,后来也被别的富豪追赶。

赵重勋在日本占领时期曾前往日本求学,并成为当地朝鲜籍人中唯一一个二等航海师。回到韩国以后便开始从事运输产业,苦熬十年,韩进成为运输业巨头,跻身韩国十大财团。

此后,韩进集团依靠驻韩美军的订单成长,并瞄准韩国的民航事业由外资企业垄断的状况,在1960年成立大韩航空的前身之一“韩国航空”。1969年,韩进集团收购国营“大韩航空公社”,并将其私有化,而收购时该公司仅拥有一家日本制造的YS-11飞机以及27亿韩元的债务。

韩进还把生意做到了越南战场。彼时,长子赵亮镐已经从仁川当地名门学府仁荷大学毕业——这间大学也由韩进集团所有。在经历了越战以后,赵亮镐回到韩国,并于1974年加入大韩航空公司,从最底层的职员开始做起,后被调往企划部门。

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之所以赵亮镐选择从最底层的职位做起,一方面是源自创始人赵重勋的严格家风,另一方面,赵重勋本人也向家里要求从底层做起,“从底层做起,才能够见到一线的顾客和员工,才能够切身了解他们需要什么”。

受此影响,赵重勋另两个女儿及一个儿子也分别进入公司的航空服务、企划等不同部门。

航空大王。

作为韩进集团旗下规模最大,且资产最丰富的核心子公司,截至2018年年底,大韩航空公司已经拥有164架飞机,覆盖四大洲的123个航点,资产规模达到30.3万亿韩元,且作为国际航空联盟组织“天合联盟”的创始成员,成为名副其实代表韩国,乃至东亚地区的航空公司。

不过,大韩航空收购后的发展进程却充满了艰辛。据公开数据显示:自1969年至赵亮镐接管大韩航空的1998年,共出现19起中大型事故,导致共17架飞机坠毁。

与此同时,同样以客运运输起家的韩国锦湖集团获得第二张航空公司的执照,并创办“韩亚航空”。

彼时韩亚航空积极扩张韩国本土航线及韩日航线,并借助于1992年中韩建交的契机大规模扩张中韩航线,而彼时大韩航空仍然笼罩在“危险的航空公司”的梦魇中。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韩亚航空大量投放广告,宣传自身航空公司是新飞机;而美国国务部一度要求前往韩国的公务员不要乘坐大韩航空,欧洲多国考虑将大韩航空禁飞。

1999年,大韩航空的一架货机在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后不久坠毁,并造成地面人员死伤。舆论重压之下,赵重勋表示对此事负责,并辞去大韩航空的所有职务,赵亮镐赴任大韩航空及其母公司韩进KAL公司的掌门人。

在赴任以后,赵亮镐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将苏联客机逐步用波音、空客等新型客机代替。

韩国政经分析师赵尚熙表示:“当时赵亮镐判断随着苏联解体,苏联飞机的运营成本势必将有所提高,因此为了彻底扭转外界对于公司的刻板印象,需要提前淘汰这些客机。”事实证明,赵亮镐的判断十分正确。如今大韩航空客机的平均机龄要小于包括韩亚航空在内的全球竞争对手。”。

此后,赵亮镐试图加入星空联盟,却被以“安全记录较差”为由被否决。随后,赵亮镐与美国达美航空、墨西哥国际航空及法国航空一道,于2000年创办“天合联盟”,并作为创始成员发挥其影响力。2008年,中国南方航空(8.880, 0.01, 0.11%)公司加入天合联盟时,代表联盟方面签约的就是赵亮镐。

同时,大韩航空主打长途航班及中转枢纽战略。协同韩国仁川机场公司,出资改善仁川机场的相关换乘设施。同时,大韩航空敏锐地发现了中美两国人员交流扩大但直飞航班较少的状态,开拓中-韩-美及中-韩-欧洲的中转远程航班,使大韩航空和仁川机场跻身全球换乘客流前五名的航司和机场。

进入21世纪,航空产业进一步发展,全球廉价航空市场开始兴起,但韩国廉航的发展也非一帆风顺。在2008年大韩航空和韩亚航空分别设立真航空和釜山航空后,廉航市场开始壮大。

真航空的所有乘务员均穿着牛仔裤、T恤衫,并主打青春、个性的品牌理念,公司的航点很快从韩国国内航线扩张至连接中国、美国、泰国等热门航点。

何去何从?。

大韩航空是韩国最大的航空企业,如今掌门人的去世,无疑具有重大影响。

赵亮镐逝世后,大韩航空及母公司韩进KAL方面迅速向全体员工及合作伙伴发出一封以赵亮镐长子、大韩航空首席执行官(CEO)赵元泰署名的信件,表示公司将进入“紧急运营状态”,要求全体员工不要动摇,但同时强调拟于今年6月在首尔举办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首尔峰会等重要活动将继续进行并推进。

大韩航空方面工作人员方面也表示,赵亮镐此前曾长期在海外养病,公司对于出现这种情况“有所预料”。

但另一方面,赵亮镐逝世后,大韩航空的股价却反常地出现上涨。

赵尚熙认为,赵亮镐对于韩国民航业的贡献是实实在在的,但同时也从另一个层面影响了韩国民航业的发展。

“比如,因为大韩航空长期独大,导致即便是主管机构内部,也存在着大量的‘大韩社团’,例如大韩航空鼓励游客前往仁川机场以后再中转,这就导致其他地方机场无法获得成长的机会;这一批人在航权分配、地方机场的发展等方面,也受到大韩航空战略的影响,阻碍了韩国其他航空公司的发展。”。

另一方面,赵亮镐妻女的恶劣行径,也使赵亮镐在晚年多次受到外界的指责。

2014年12月发生了“坚果返航”事件。当时,赵亮镐长女赵显娥(副会长)乘坐自家航班从美国回首尔,因飞机上提供的坚果未拆封放在盘子里而勃然大怒,一番辱骂后还抄起服务手册扔到空乘人员身上,甚至强行要求飞机返航,以便把乘务长赶下飞机。

而负责大韩航空广告和乘客营销业务的二女儿赵显旼也是厉害角色。在公司会议上,因广告公司职员未能就大韩航空在英国的广告业务问题作出明确回答,她将瓶装水砸到对方的脸上。

事件发生后,迫于各方压力,赵亮镐才将两姐妹一起开除出公司管理层。

儿子赵元泰也不是省油的灯。据报道,他1999年卷入了一场肇事逃逸案,2000年开车撞倒一个警察,2005年因行车纠纷向77岁老人动粗。有韩国网友说,这一家是“怪兽家族”。

随着舆论的发酵,有关赵亮镐介入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干政门”,并向崔顺实控制的财团捐款,以及赵亮镐的夫人李明姬涉及辱骂和殴打私人住宅装修人员等丑闻一一被曝光,激起了众怒。

2018年,大韩航空近千名员工举行烛光集会,要求赵亮镐辞职。今年3月27日,大韩航空在首尔举行股东大会,对赵亮镐连任大韩航空董事长等议案进行表决。赵亮镐连任遭企业第二大股东韩国国民年金公团反对,未能获得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被“投”下台。

据赵尚熙介绍,目前“韩进系”的控股结构为,赵亮镐及其家属是控股公司“韩进KAL”公司的大股东,韩进KAL公司再控股大韩航空、韩进运输等核心子公司的结构。另据上市公司披露信息,截至2018年年底,赵亮镐及其家属共拥有韩进KAL公司28.93%的股份,其次为韩国民营私募基金KCGI及韩国国民年金(养老基金)。

“根据韩国的继承相关法律,若子女从父母手中继承‘拥有经营权’的股份,则需要缴纳近50%的继承税。根据大韩航空及其关联公司的市价,则税款将达到1200亿韩元以上,而这么一大笔的费用,除了售卖手中的股票很难有方法短时间筹得;但售卖股票很有可能又意味着股权结构将发生巨大变动。”李国宪介绍道。

据韩国证券公示系统显示,作为韩进KAL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韩系行动派对冲基金KCGI的子公司,从本月4日至今共三次购入其股份,并将股权比增加至13.47%。受此影响,在赵亮镐逝世后,大韩航空及韩进KAL的股价多次出现巨大波动,且相较逝世前已经上涨近15%。

赵尚熙认为,在韩国财阀经济、家族拥有主导权的体系下,核心人物的死亡能够导致股价反向增长的案例较少。由主要股东购入大量股份,反向推动投资者积极入市,一方面体现韩国投资者认为赵亮镐家族对于公司的负面影响,同时又体现大韩航空作为全球性航司的应有价值。

“也许,正是因为赵亮镐本人对于事业的投入,导致他对于自己家庭有所疏忽。但谁也没料到,这个失误却成为赵亮镐背负一生的包袱,最终反而害了自己的事业。”上述前高管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