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房限购双“松绑”中国消费市场添动力

沐鸣注册 2019年06月16日 08:27:45 阅读:98 评论:0

汽车和住房是许多中国家庭最主要的两项大宗消费支出�����,近期�����,中国官方对车房两项消费的限购措施均出现一定程度“松绑”������。多位专家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将有助于释放车市和房市的部分潜在需求�����,为消费市场注入一股新动力������。

汽车限购“解绑”������。

近期 ��,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发布一系列鼓励消费政策 ��,推动汽车 �����、家电 �����、消费电子产品等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政策包括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 ��,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 �����、污染治理 �����、交通需求管控效果 ��,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 �����。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 �����、限购等 �����。

6月2日� �����,广州和深圳先后发布新政� �����,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这是近年来一线城市首度放松汽车限购政策�����。

业内人士认为���,对汽车限购逐步“解绑”有助于释放大城市的汽车消费需求� ���。光大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邵将指出���,截至2018年���,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和天津6个城市实行严格的机动车限购政策� ���。上述6个城市2018年汽车增量指标共计66.4万辆���,倘若其增量指标提高一倍���,可能将带来整个乘用车市场2.8%的同比增长� ���。

2018年����,中国车市28年以来首次出现销量下降����,而且汽车需求的下行趋势已经持续进入第三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前4月����,中国乘用车累计销售同比下滑14.7%�� �。与乏力的汽车消费相对的����,是北上广等大城市长期的限购����、限行����,大量需求被压抑�� �。

以北京为例�����,2019年北京普通小客车指标4万个�����,但申请人数超过320万人������。今年第二期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的中签率约为2462:1�����,即便是申请新能源指标�����,新申请者或将等待8年才能获得指标������。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指出����,目前杭州����、深圳����、北京三个城市参与申请等待购车的摇号数总计有573.5万个����,如果这部分购车潜力能够释放出来����,占去年国内汽车销售量的20.4%����,占乘用车的24.8%������。

部分区域性住房限购“松绑”�����。

汽车购买限制放宽�������,住房的限购也出现一定程度的松动�������。近期�������,南京����、珠海部分区域被证实取消限购�������,外地人无需社保或纳税证明就可以直接购房�������。如南京市高淳区�������,自6月4日起�������,外地人在高淳区买房�������,只要持有南京市居住证�������,或者携带用工单位的劳务合同和营业执照�������,即可开具购房证明�������。此前在南京所有区域购房均需要提供过去3年内在南京累计满2年的个税或社保证明�������。

此外������,各地层出不穷的吸引人才政策不断放宽落户门槛������,例如杭州规定������,专科及以上������、在杭工作并缴纳社保可直接落户����。由于住房限购大多以户籍政策为基础������,这也变相使不少城市的限购政策大为放松����。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近50个城市发布人才政策������,几乎覆盖中国大部分的二三线楼市热点城市����。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中国房地产销售面积增速已经持续三年多下滑����,这种情况并不常见����,过去一般是涨一年�����、降两年����,而且当前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已经进入较低水平����。在此背景下����,因城施策地适当松动一些此前过于严厉的政策����,让一些刚需和改善性需求得到释放����,有利于稳定住房消费����。

无论是车市还是房市������,连平指出������,松绑限购的措施对总需求的扩张方向是一致的������,即:有利于适度增加总需求�����。

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王斌此前表示������,去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回落至个位数������,主要与汽车和住房类相关商品消费出现阶段性增长乏力有关���。受到国内外多重因素的影响������,特别是与汽车和住房类相关的一些商品消费出现阶段性的增长乏力���。

连平表示�����,在当前外部压力较大�����,内需增长疲弱的特殊的情况下�����,适当释放需求扩大内需是应有之义�����。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提醒�������,当前鼓励消费������、投资等决策的出台需要以高质量发展为核心�������,综合考虑各种效益�������,而不是只为了扩大消费或者投资���。例如:在解禁汽车限购时需要充分考虑当地实际�������,包括未来是否需要多限号������、污染等问题如何解决等�������,需要综合安排���。住房限购则需要在“房住不炒”的原则下区别对待�������,合理的居住需求需要充分满足�������,但投资������、投机等需要受到限制���。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